立即打开

美团和亚马逊,都永远活在“第一天”

王兴的创业轨迹不只一次与亚马逊重合。

2005年,王兴看到一篇文章,评论创立十余年的亚马逊:“像一个跌跌撞撞的飞机,最后是拉起来还是坠下去,没有人知道。”此时,距离美团诞生还有5年时间。

美团发展期间,王兴不止一次将美团与亚马逊对标,甚至带高管团与亚马逊管理层交流学习。

十余年后的今天,亚马逊股价突破2000美元,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大关。几乎同时,美团被传,距离香港上市也只差临门一脚。

不过人们更在意,一直与亚马逊对标的美团,是否能成为下一个亚马逊?

厚积薄发的超级平台

亚马逊这样值钱,因为它会花钱,而不是会“赚钱”。

其CEO贝索斯曾直言,“如果我们要求新产品必须在两三年内带来出色的财务表现,那么亚马逊最好的产品可能早就胎死腹中了——就像kindle、Web Services和 Amazon Prime.”

2017年,有分析师认为,亚马逊在视频内容上投资将达到45亿,直逼版权视频垂直大站Netflix。对于“电商”来讲,押注视频内容确属不务正业,但对用户来讲,视频绝对是高频、刚需的内容消费。

而今年7月底,亚马逊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,订阅服务收入增长57%,Amazon Prime交付亮眼成绩。可以说,视频内容使得Prime会员成为亚马逊的可靠壁垒。

除此以外,AWS(Amazon Web Services)营收达61亿美元,营业利润为16.4亿美元,与广告、全球零售和订阅服务共同组成拉动亚马逊收入的四架马车。

这几架马车起步也没多久。2017年第四季度,亚马逊净收益达18.6亿美元,超过此前14年、58个季度的总和。

而在刚上市的几年间,亚马逊甚至一度处于亏损状态。亏损源于亚马逊不断自掏腰包,投资新产品与基础设施,也正是这样,亚马逊才能打造出超级平台,以多元业务作为壁垒,使其能够安然成长到盈利期。毫无疑问,2017年第四季度的这次财报,让很多质疑亚马逊的人都闭上了嘴。

今日资本创始人的徐新很爱看亚马逊的年报,“我们觉得超级平台很值钱,手中的超级平台你要长期持有。”

最近这次财报中,亚马逊第二季度净利润达25亿美元,超分析师预期两倍。可能分析师也没想到,曾经那么烧钱的超级平台,如今赚钱也能赚得这么轻松。

超级平台的无限游戏

在徐新看来,美团就是亚马逊一样的超级平台。

她为超级平台下定义:拥有1亿用户,每个用户买8次以上,就是超级平台。2017年,美团交易用户为3.1亿,交易笔数超过58亿,平均下来每人消费18笔,是徐新定义交易笔数的225%,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平台。“美团点评这样的超级平台很稀缺很值钱。”

超级平台为什么值钱?

自从互联网流量触顶,用户时间便成为平台争夺的战场。用户时间的入口,便是手机屏幕。在徐新看来,用户主动下载不超过20个App,平台不在其中,亿级客户的获客成本将数以百亿级。

由于在到店、到家、旅行、出行四大场景全面布局,美团给了用户一个“必须用”的理由:无论吃饭、娱乐还是打车、订酒店,一切生活服务相关需求,用户都可以在美团一站式解决。如果用户要一个个从屏幕上删App,美团将是最安全的存活者之一。

更何况,美团能解决的问题还在像积木一般叠加。影响王兴战略的《有限与无限的游戏》一书中写道,“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,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”,但目前,还没人看的到美团的游戏极限。

在用户手机上的存活能力,便是美团的壁垒。

以至于当美团发力出行,引发行业争论时,徐新在采访中直接为美团发声,“从客户的需求出发,凡是跟吃和生活相关的事情,美团点评都应该考虑参与。”

王兴和贝佐斯走了同一条路,都是在用高频、刚需的大市场作为自己的护城河,做出行和做视频内容并无本质区别。

游戏永远从第一天开始

王兴和贝佐斯一样,并不在意短期的成交额,他们在意的是持续增长的长期价值。

曾有记者问贝索斯,硬件不赚钱怎么办?贝索斯直接承认Kindle销售并不赚钱,“我们的目的是要和客户建立一个持续性的关系,这样他们就会购买我们的内容产品:电子书、音乐、电影、电视剧、游戏和应用等。”

这个逻辑与美团的出行业务类似。美团可以通过打车、单车和用户建立更持续的关系,提供更完整的服务,这样也会进一步增加美团的外卖、酒旅、团购等其他业务的长期价值。

更何况,美团比亚马逊还要快一步,建起了自己的物流系统。美团外卖超过53万的外卖骑手与背后的智能配送系统,足以支撑美团进行与各类零售商户的连接,为美团带来更多想象空间。比如刚刚踏入无锡的小象生鲜,便是建立在美团外卖现成的物流体系之上的新尝试。

华尔街教父本杰明·格雷厄姆说过,从短期来看,股市是一个投票机;而从长期来看,股市是一个称重机。亚马逊和美团要的,并非让人们投次票,而是让他们看到超级平台的“重量”。

王慧文曾提出“王慧文四杀”。其中提到,当单一业务超过该业务应有的价值点后,创新员工会离开,公司便失去了突破天花板的动能。

开拓新业务,为平台“增重”,是维持公司动能的良药。

王兴喜欢开拓新业务。他被徐新称为“深度学习机器”,互联网赛道中,哪怕美团不是第一个入场,等王兴学透,美团也便有了后来居上的能力。

2014年,美团才成立独立酒店事业部,2015年刚刚设立酒店旅游事业群,到2018年,美团酒店第二季度的订单量就达到6790万,间夜量达7290万,双居榜首,超越携程、去哪儿、同程艺龙三家之和。

2017年,到店、酒店及旅游业务毛利率达到88.3%,远超美团点评整体水平。

美团的业务并非不赚钱,只是王兴又把赚到的钱投到新业务里去了。因为他在2015年就曾说道,“我们不是要做每一个细分的第一,而是要做总体的第一”。

他还讲过一个故事,一个有过辉煌成绩棒球手,被问到如何看待必然经历的职业“下坡路”,棒球手答道,对他来讲重要的事情不是一定向上或是向下,关键是他在持续向前。

不断向前的意志下,王兴拉来了一帮志同道合的牛人,跟他一起舍命狂奔。

贝索斯身上,也能看见相似的意志。

美国西雅图,亚马逊的总部有一面墙,墙上由无数0和1拼成亚马逊永远处在的状态:第一天。

打开APP阅读全文
热门跟帖

暂无热门评论

读完,你有什么看法呢?
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并参与评论
精彩推荐
正在载入...
暂时没有数据

分享成功

查看更多